微信刷票服务公开叫卖颠覆公正:花钱就能买 一票0.5元

来源:未知作者:微信投票网 日期:2019-03-21 浏览: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生活中,几乎每个人都在微信里遭遇过“被拉票”: “给我们家宝贝投一票吧”、“快帮我上榜单”“点开朋友圈第一条帮我点赞”等等。而且随着类似的投票活动越来越多,不少人也都习惯了主动屏蔽掉这些信息。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这场人情绑架的背后,有多少刷单客成了推手。最近有媒体调查显示,交199元,你就可以做一个微信刷手。谁想为自家宝贝投票?没问题,一票0.5元,花钱就能买票数。
  在搜索引擎上以关键词查找“微信投票”,可以找到许多帮助“刷票”的公司或团队,一些公开叫卖“微信投票专业团队,24小时服务”的链接排在十分醒目的位置。为何本应凭实力的评选,最后却变味成拼钱了呢?
  张华来自陕西省延安市,目前在延安市的一所幼儿园任教。1995年张华因为扎根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的农村,坚持十几年为那里的孩子教书,而引起媒体的关注。前段时间,她参加马云乡村教师奖的评选活动,却遭遇了尴尬:有些乡村教师的票数高达上万张,而她费了好大劲,也只有两千票。乡村教师奖陕西活动负责人说,第一天就是因为那些刷票公司,把系统刷得比较厉害。
  在这次活动中,陕西有八十一位教师入围初选,从中选出五十位进入下一轮。其中先由微信投票选出四十人,再由各地市记者走访推荐产生十人。被推荐为微信投票候选人的张华,她不会上网,家里没有电脑,智能手机才开始用,因此网络报名、微信投票对她来说都成了难事儿。就是因为怕影响到教学工作,晚上才开机,但是晚上开了机以后,有时这边也没有网络,投票比较困难。
  面对朋友圈出现的各类投票,感到为难的不仅仅是参加投票的候选人,同样,那些被人情裹挟之下不得不参与投票的人们,面对人情票、关系票,也深受困扰。江苏市民王女士说:“因为这都是朋友的朋友有转发过来的,你不可能都了解。都是碍于朋友的面子去发的。”
  从最萌宝贝、明星员工,到最美妈妈、最具创意设计,王女士参与的网络投票种类繁多,起初她还认真了解候选人的活动和基本情况,后来拉票的越来越多,她就只是机械地打开链接投上一票,完成任务即可。
  不仅如此,还有一些发起于朋友圈的网络投票的背后,是所谓专业的刷票公司在暗箱操作,只要花钱,获得高票就不是问题。在百度搜索中键入“网络投票公司”,就能从两万多条结果中轻松选择一家。这些公司代为进行网络微信投票、微博投票、短信投票等。记者以微信投票为由咨询了一家投票公司,得到的报价为每千票六百元。客服还一再保证,所有投票都是人工操作,绝不存在任何刷票迹象:“微信准备起来也要花时间,一两百票的话大概也就两三个小时左右。你一天别投多,投多谁都知道了。发不发现在于你一天投多少。你一天投个几千,傻子都知道你刷票了。”
  此外,投票本身也具有巨大的宣传和广告效应,有的网络投票开始前,受众需要先看大段广告或关注相关公众号。业内人士认为,不少商家把网络投票行为当做扩大影响、聚集粉丝的营销手段,并不在乎评选结果是否真实。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认为,所有的投票,只要有人想去刷,都有可能刷得成,而且不需要过高的成本。但它破坏了社会基本的信任度和公正性。只要某个投票变得有价值和影响力,就有人通过刷票试图把结果完全颠覆。
  那么,这样的刷票行为应该由谁来负责呢?项立刚表示:这件事情好像是件小事情,刷刷票而已,但本质是大事儿。刷票公司的存在并获取商业利益,是以破坏社会的公正性和信用程度来达到的。这种刷票公司是不应该存在的,出现了就应该查处。另外像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还推介甚至参与排名,事实上它也应当承担连带责任。
  从技术手段上来讲,在公共平台上刷票、刷赞、蓄意刷粉这样的行为可以监控吗?项立刚回答,监控是可以做到的,但是完全制止还比较难。因为道理很简单,IP地址是可以不断伪造的,所以还是有难度。
0